首页 > 音乐频道 > 民乐文化 > 民歌的根在哪里

民歌的根在哪里

http://www.chinesecio.com 2011年02月16日 11:22 人民音乐出版社

字号:

民歌是民间歌曲的简称。简单的可分为“民”,也就是接近“原生态”和“学院”隶属于“官”的。民歌的好听是在个人的嗓音还是我们民族的韵律?

把歌唱艺术分为“美声”“民族”“通俗”,三种唱法并举,这在我国歌坛还是近二十年来的事。“美声”以唱西洋歌剧、中外艺术歌曲为主,“民族”主要演唱民歌和具有民族风格的创作歌曲,而“通俗”则是对流行歌曲唱法的称谓。

源于西洋的“美声”由来已久,自有一整套权威的规范;而既为“通俗”,也就无须太多规范;问题是由“民间”转为“官方”且为时并不很长的当代“民族唱法”(萌生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“土”“洋”唱法之争,后以“中”“西”唱法相融合为特征)争议最多,唱民歌就赫然分为“学院”与“原生态”两派。

1.民歌是民间歌曲的简称。然而老百姓要从唱山歌哼小调起步,转向职业化,通常要有一个进高等艺术院校学习、进修的过程,首先就要对这大白嗓进行“美化”。

目前从高等艺校声乐系毕业的学民族唱法的学生,一般都能达到这个目标,有的还相当出色。我国传统的歌唱艺术讲究“字正腔圆”,在声音上要求“珠圆玉润”,在这方面我国当今的学院派可以说已达到了一个高峰,有些学院派民歌手其声音甚至达到了“珠光宝气”的程度。于是就产生了一个悖论。“民歌”作为一个名词,其关键在修饰、限制的词素“民”,它接近“原生态”。而“学院”是隶属于“官”的,在古代还可以理解为“宫廷”。而“官”与“民”,“宫廷”与“民间”,恰好是两组相对的概念。

就声音而言,民间是“荆钗布裙”,本色而清新,而宫廷是“凤冠霞帔”,浓艳而富贵。以饮食来作比方,民间的一味茄子,在大观园里被做成“茄鲞”,要有多少鸡来配。乾隆皇帝吃够了山珍海味,当尝到民间的炒菠菜、煎豆腐时感到是那么的甘美。因而光一个阿宝加后来的一曲《吉祥三宝》就能压倒一片“学院派”。宝石制作的宫廷花木盆景遇上山野的花草,虽富贵有余,却不免缺乏天地清气和郁勃的生机。任你认不认可,“原生态”浩浩荡荡地来了!青菜萝卜、粗茶淡饭长年吃毕竟清苦,而燕鲍参翅天天尝则更为可怕。怎么办呢?且往下看。

2.现今歌唱艺术被称为“声乐”,甚至“美声”,有一条清醇、甘润的嗓子是其前提。但在我国传统的歌唱艺术中却有另一类情形:有些人嗓音并不出色,但他们的演唱却是那么地迷人,使人百听不厌。如京剧名家周信芳(艺名“麒麟童”),嗓子沙哑,但中气足,有丹田音,演唱酣畅质朴,苍劲浑厚,成为“麒派”艺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

如果说“麒麟童”还是以“做工”著称,那么越剧的戚雅仙,沪剧的杨飞飞,评弹的徐丽仙,这些在各自领域里开宗立派的高端艺术家都不是以嗓音取胜的,他们演唱上的成功,在于鲜明的个性和隽永的韵味。

不要小看了这“韵味”二字,它是我国歌唱艺术甚至整个中国艺术文化的精华所在。而现今的学院派民歌手,往往嗓音甘甜有余而韵味不足,猛一听很靓丽,但不耐玩味。这情形在民族器乐界也很普遍,炫技性的作品能玩得很溜,将一段并不复杂的旋律演奏得很美却不多见。

还是以歌唱为例。吕文科演唱《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》,那抑扬顿挫、收放开阖、轻重缓急,可以说至今仍无来者,其胜在何处?在韵味。